最新777.com777.com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
首页4020777.com > 恐怖片场 > 第1273章 梦

第1273章 梦

小说:恐怖片场作者:豪饮地沟油字数:2817更新时间 : 2019-06-24 00:36:23
    跳楼事件的开始正是陶树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他是第一个,所以钱仓一想办法见到了陶树的照片。

    同样是因为陶树的出色表现,所以能够轻松看见陶树的照片。

    陶树是一名普通的年轻人,光看外表和穿着,甚至有点土气,根本无法与“诗人”的传统印象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与其余的员工不同,陶树正坐在流水线上工作。

    他的右方,组装零件跟随履带缓缓移动,他的左方,组装好的零件一直移动到尽头。

    然而,移动到尽头的成品竟然没有落在地上,而是违反重力,从桌子下方的履带又移动回原处。

    成品到达右方之后,自动散开来。

    周而复始,往复循环。

    陶树就这样工作着,似乎永远都不会停下。

    “永动机?”千江月眉毛挑起。

    “进去看看?”钱仓一感觉里面会有线索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呆滞的员工并没有填补陶树身边的座位。

    如此特殊的人,如此特殊的待遇,地狱电影演员当然不会遗漏。

    唯一的问题只有一个,这究竟是陷阱,还是线索?亦或是两者都是?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是让一个人进去,其余的演员在外面支援。

    “谁进去?”千江月看着宣纸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进去,如果出事之后你们把我卖了,那我就只能等死。”宣纸坚定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千江月眼神清澈。

    “和我的尸体去说吧。”宣纸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“我进去看看。”钱仓一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去吧。”小钻风舔了下嘴唇。

    “你就待在这。”钱仓一看了一眼小钻风,转身向车间走去。

    车间内的温度比走廊稍微低一些,钱仓一刚进入的时候,身体还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目力所及之处没有任何明显的危险,但是钱仓一依然非常小心,每一步都停顿半秒,观察周围环境的变化。

    钱仓一走到陶树的对面,观察着陶树的表情。

    手中动作不停的陶树根本没有理会钱仓一的到来。

    钱仓一观察了一下陶树的表情和眼神,此时陶树虽然看着绿色的履带,但是焦点却并没有聚集在履带上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陶树目前是出神状态,考虑到陶树的动作依然不停,且并没有影响组装的效率,称为半出神状态更加合适。

    钱仓一靠近之后,微微弯腰,喊了一声:

    “陶树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。

    陶树没有反应,依然继续自己的动作。

    钱仓一站直,看向走廊的三人,接着摇头。

    此时,宣纸后退一步,双手放在身前,做出与陶树同样的组装动作。

    这一幕被钱仓一看在眼里,不过钱仓一却有些犹豫,他犹豫的理由与宣纸不愿意以身犯险的理由相似。

    仔细思考3秒后,钱仓一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试一试!

    钱仓一坐在陶树对面的铁凳子上,履带上的零件从他的左侧移动过来,他拿起零件,开始组装起来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还略微有些不熟悉,不过钱仓一通过观察陶树的动作,很快跟上了陶树的节奏。

    下一秒,钱仓一猛地发现自己的手开始不受控制,自然而然重复刚才的动作。

    虽然仍然需要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在手的动作上,但是却不需要用脑子去思考零件该怎样组装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此时钱仓一已经将组装零件的动作转化为了自己的本能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走动,手也不能停,但是思想却能够任意翱翔,在心驰神往的世界穿梭。

    渐渐地,钱仓一发现自己的视野开始缩窄,原本应该能够看见大半条履带、对面的陶树和走廊外的演员,但是此时,视野已经缩窄到只能看见前方履带上的零件。

    履带之外的部分变为一片灰色的朦胧,如同无尽的云雾。

    云雾开始移动,逐渐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下方,险峻的山峰露出阵容,陡峭的岩壁边,一只棕色的雄鹰正在山顶盘旋。

    钱仓一意识到,自己在飞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钱仓一并没有控制履带之外的视野,而是任它自由移动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在天空飞翔的视野急转直下,冲向山脚,直至落在一间简陋的木屋前。

    木屋前的猎狗发现钱仓一之后,狂吠不止。

    钱仓一还没有动作,木屋的门打开,一名身穿猎人装束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猎人的相貌与陶树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陶树神情戒备,手中的短斧横在胸前。

    “陶树?”钱仓一喊出名字。

    “是,你是谁?”陶树反而更加警惕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是……电子厂的王侯。”刚开始,钱仓一还想找个借口,不过考虑到血肉工厂的特殊情况,他选择了这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陶树听到钱仓一的话之后,将短斧放下。

    钱仓一视线越过陶树,看着后方的木屋,问道: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家?”

    虽然显而易见,不过,现在这种尴尬的时候,必须要聊些什么才行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陶树摸了摸狂吠的猎犬,接着走回屋内。

    钱仓一跟着陶树走入屋内。

    木屋内的家具相当简陋,都是自制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电子厂……”陶树拿了把椅子递给钱仓一,之后自己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钱仓一点头,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是梦。”陶树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腼腆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梦?”钱仓一等待着陶树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,一个很长的梦。”陶树抬头看了一眼窗外,似乎陷入回忆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在梦中,经历了什么?”钱仓一试着引导陶树。

    陶树神情略微有些痛苦,不过并没有太过排斥:

    “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,初中毕业以后外出打工,在一家电子厂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工资与家乡相比要多很多,我每个月都会寄钱回去,家里也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,我很有成就感,能够为家里分担压力,我每天都努力工作,一天又一天,但是却感觉越来越疲惫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早上都睡不醒,总想再睡一秒,一秒就好,但是我一想到迟到会扣钱,又强迫自己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累得不行,但是躺在床上又睡不着,脑子里面总是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说苦也不算苦,就是感觉……不像是活着,像个死人,活死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陶树点点头,似乎非常赞同自己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钱仓一低头想了想,继续问道:

    “你的梦是以什么方式结束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……醒来之前,梦中的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oa4ybmw6g.com。www.777.com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oa4ybmw6g.com